书袋熊 > 战王独宠替嫁小悍妃 > 第600章 五珠琛亲王诞生

第600章 五珠琛亲王诞生

    重新恢复东康国,由王柯焘登基称帝。

    从大牢里解救出来的十几位朝臣都被提拔重用。

    同时圣夏国派来了瑜王,为监国摄政王,指导新帝政务。

    东康国新帝签署了成为圣夏附属国的条约。

    凌宸翊接过那份签署条约后,蹲下身来伸手轻抚上王柯焘的头,从风帽中和善地看着他:“好好与瑜王殿下学习治国之道,发展好东康国,让百姓过上安居乐业的日子,如遇有难事,可执那块令牌寻本帅,可明白。”

    王柯焘眼眶微红,蓄着泪水,却坚强的不让泪流下来的轻点了下头,可双唇却紧紧地闭着,生怕开口让面前的这位大英雄听到自己的哭腔,损了他这小小帝王的形象。

    幽冥神骑军团浩浩荡荡地离开了京都城。

    王柯焘在瑜王及一众大臣的陪同下,站在京都外城的城墙上遥遥相送,他再也无法控制其眼中的泪水,抽泣地问着身边的瑜王:“瑜王叔,他们是不是再也不会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只要天下太平,不再有纷争,可能就不会再出现了,那也证明,我们这些人让国内的百姓过上好日子了,你是在想念他们吗?”瑜王紧握着他的小手,耐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王柯焘点了下头后,又语气坚定的回答:“瑜王叔请放心,焘儿不会因想念而引发国内外的战乱,要是那样,主帅会对焘儿失望的,焘儿答应过他,一定会当一位好皇帝。”

    “好,咱们一起努力,治理好东康国。”瑜王欣慰的笑了。

    一出京都城外,所有人全都换回了普通的衣装,化整为零的急奔向两国交界关口。

    再回到东康国的关口,看到的与来时已经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整个城中井然有序,再也没有了千秋阁那些人协管时的乱相,内城商铺与民众安逸平和,外城驻军纪律严明。

    关卡城门盘查有序,来往商旅分走两个城门,不冲突。

    可细看之下,也能发现,驻守于东康国关口处的官兵,是来自于圣夏国的,正是赫赫有名的长陵军,主帅还是当朝正二品将军关宏海。

    回到金甲关后,归城守于原本的驻守官兵,所有调来支援的大军已经全部撤出金甲关。

    他们又历时了近两个月后,回到了圣夏国的国都。

    凌宸翊携一众人入宫觐见皇上,当双手奉上东康国所签署的条约时,皇上的眼眶湿润了。

    皇上接过那份签约举了起来,郑重地对满朝文武道:“这就是璟王率领所有将士用命拼回来的和平,是万民之福!”

    “吾皇万岁,万岁,万万岁,璟王殿下,千岁,千岁,千千岁!”众朝臣跪地齐声道。

    “众位将士辛苦了,朕要论功行赏!”皇上高兴地道。

    散朝后,一行人回到各自的府中,洗漱完毕后,再次又聚到了璟王府。

    凌冀早就命人在渔院内准备好了食材和鱼竿。

    而最先来到王府的,竟然是皇上带着皇后、皇贵妃三人。

    第二个就是安宁公主及护国公赵慕远夫妇及孩子们。

    待到凌宸翊、秦茉和穆战阳、戚希悦四人到时,皇后与皇贵妃早就架起鱼竿钓起鱼来了,安宁公主则跟在两人身边打杂,而皇上就与赵慕远在不远处的草地上看陪同孩子们在玩耍,爽朗与天真的笑声传来,格外的动听。

    他们加入后就更加的热闹了,皇后与皇贵妃将鱼竿直接扔给了凌宸翊与穆战阳,并命令他们要多钓几条鱼上来。

    然后拉着秦茉与戚希悦就直接去了亭子里,娘四个就聊了起来,询问着她们这一路上的惊险情况。

    在听戚希悦绘声绘色地讲述完两人合力斩杀了夜承柏的事后,皇后与皇贵妃全是面上得意的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皇后骄傲地道:“不亏是我们的儿媳,果然是巾帼不让须眉,长脸。”

    皇贵妃也点头紧握着秦茉的手笑道:“那还用说了,她们平时那般辛苦地操练,这回是看到成果了,不过也要小心防范,打不过就让他们这些爷们儿上手,万是不能让自己吃亏的。”

    “儿媳知道。”秦茉与戚希悦齐声回答。

    然后再听秦茉说了关于夜继统被杀的过程,以及现任东康国小皇帝王柯焘的情况后,皇后与皇贵妃再对视了一眼,都看出了彼此的担心。

    皇后微翘起唇角的喝了一口茶的轻点头道:“此子,他日必成大器,也不得不防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方才会派瑜王兄过去监国了,但也只会到他十二岁时,过后如何还真就不能确定了。”秦茉也轻撇了下唇角。

    皇贵妃再对皇后笑道:“过后再说吧,不是有他亲自所签署的条约吗,要是他敢反悔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孙儿到时可以披甲上阵,打得这些不守信的人片甲不留,就和皇舅舅一样威武!”亭下传来稚嫩的声音。

    四人齐齐看过去,正是安宁公主的大儿子,护国公大世子赵睿恒,挺着个小胸脯,一本正经的样子。

    皇后立即笑了起来:“好,好好!快到外祖母这里来,我们恒儿都已经知道要上阵杀敌了,好样的!”

    赵睿恒迈着小短腿,虽然有点笨拙,却坚定地走上亭中来后,快跑到皇后面前,在被她搂抱在怀里后,再露出小脸来新奇的看着秦茉和戚希悦,那乌溜溜的大眼睛全是欲有所求。

    “外孙想求两位舅母,教恒儿习身手。”他的声音很小的道,眼睛还在两人的面上来回地瞧着。

    戚希悦被他的样子逗笑出声地问道:“可你父亲也是个大将军呀,你祖父也是赫赫有名气的战将,为何要求我们呢。”

    赵睿恒却摇头,很认真地道:“不是的,都是亲人,他们不舍得下狠手,爹爹说了,师不严不成器,恒儿以后要当大将军的,必须要严师方可,两位舅母就是这种严师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呀,你这个小娃娃也太精明了吧,这真是恒儿你自己想到的吗?”戚希悦轻呼一声的道。

    厅上的人无一不笑出声来,赵睿恒也害羞地将头埋在了皇后的怀里,还往里蹭着,小身体还一个劲地扭动着,别提多好玩儿了。

    秦茉双手托住脸地笑道:“恒儿真是这么想的吗,如果是,就要坚持下去,不可半途而废,可知道了?不然,我这个师傅可会追着你打的,那你的小屁股可就遭殃喽。”

    赵睿恒立即从皇后的怀里钻出来,一脸坚定地看向秦茉,再郑重地点头道:“恒儿知道,不会让师傅打屁股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你这个徒儿我就收了。”秦茉轻拍了下手的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