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袋熊 > 偏宠掌心娇,少帅轻点撩 > 第517章 新时代

第517章 新时代

    直到江四爷洗漱完,换了衣裳,两人又出来一起接着用晚膳。

    饭吃到一半,江四爷抬眼看姰暖。

    她坐在昏黄柔和的灯影下,乌发散泄,裹着乳白色披肩的样子,美丽又温柔,一派岁月静好。

    他眸色柔和下来,跟她商量正事。

    “云宁那边没什么变动,跟王军的战役一结束,爷要继续留在这边,整顿盟军营,最快可能也要一两个月。”

    姰暖听言月眸微怔,给他夹菜的动作缓了缓。

    江四爷语声沉柔,“留下来陪爷,晚点我们一起回家,嗯?”

    姰暖静静看着他,男人凤眸漆亮静谧,神朗眉眼柔和不像话,黑瞳里只印着她的身影轮廓。

    她浅浅抿唇,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嗯,陪你。”

    大帅夫人说得对。

    男人在外面吃苦,很需要人关心的。

    这么比起来,做父亲的,比孩子们可怜。

    她该多花时间陪他的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江四爷凤眸噙笑,心满意足地垂下眼,继续吃饭。

    清粥小菜也吃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饭后,撂下筷子,过去一把将人抱起来,步伐矫健地抱进了卧房,‘砰’地一声踢上门。

    四月末,晚风也拂满春意。

    四方小院不大,屋舍也狭小,但只要人在,何处都可为家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王军被齐军歼灭,齐军那边的心思都放在编收败军残部上,盟军营的事大半由江四爷做主。

    他很忙,每日早出晚归。

    姰暖留在江左陪江四爷,一恍惚日子就过了十日半月。

    她收到云宁的第一封电报,是大帅夫人的家书,主要说阔阔的功课,和灏灏荣荣的一些日常。

    末尾还提到刀头堂一件事。

    晚上江四爷回来,姰暖把信拿给他看。

    “刀头堂的汤四爷,这个人我还是第一次听人提起。”

    江四爷看了信,随手搁在一旁,嗯了声,牵她在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“汤老四手底下管烟馆,这个人传闻身体病弱,比较神秘,先头打听过他,说他外出未归,先不急,等咱们回云宁再说。”

    姰暖,“打听他做什么?”

    江四爷也不瞒她,“...江丰可能在抽大烟,爷要确认一下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姰暖惊愕,“鸦片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江四爷握着她手,眸色沉了沉:

    “烟馆一般做普通烟草生意,律例明文禁止做大烟,江丰能得到的东西,在云宁除了刀头堂的烟馆,没别人敢拿。”

    姰暖表情严肃了些,“这不是开玩笑的,这东西要严禁,查到该重罚!”

    江四爷淡笑,“知道,等咱们回去再说。”www.

    姰暖情绪缓了缓,又挽住他臂弯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能回去?”

    “你才过来半个月...”

    “...可我有点想孩子们了。”

    江四爷抬臂搂她,“再等等,下个月看,爷尽快料理清这边的事。”

    姰暖点点头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汪恒在客厅外叩门。

    “四爷,齐少帅回营了,找您议事......”

    这么晚还议事?

    姰暖心里嘀咕了声,也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江四爷叹了口气,捏了捏她手,继而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约莫跟王军残部的编制有关,不用等爷,你先睡。”

    姰暖点头嗯了声,起身送他出院子。

    等门外的洋车开走,她才进屋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在江左的日子,江四爷有忙不完的军务。

    归期一拖再拖,直拖到了六月里。

    乘船抵达云宁时,连原本去新阳料理分营军务的杜审和席盈,都已经回来了。

    席盈肚子已经鼓起来,立在她身边的楼歆也小腹微凸。

    项冲一下船,就快步过去,抱了抱楼歆。

    夫妻俩立在一旁低声叙话,看起来感情很好。

    席盈笑嘻嘻地挽住姰暖手,“四表嫂,我还以为要等到我生,你才能回来呢。”

    姰暖失笑,“这话说得,没我你还不生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