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袋熊 > 暗夜行者 > 第一百二十六章 漪涟 (终章)

第一百二十六章 漪涟 (终章)

    三个月后魔法王国故地遗忘之地驻足在曾经无比熟悉的山丘之上,放眼眺望着脚下这片荒芜,却又生机勃勃的土地,倦起十余年的异界生涯,陈无咎的心中感触良多。

    在一旁篝火边忙碌的佳莉斯,此时正专心致志地调味着行军锅中的蘑菇汤。瞧着她那副全神贯注的架势,绝不会有人相信,这个目下看来宜家宜室的女人,居然会是一名水准不低的盗贼,以及黑暗世界中地位不高也不低的头目。

    “雅休斯圣杯”隐藏的奥妙之处,陈无咎业已摸清了不少。直到他确信即便计划失败,也能保证自己和佳莉斯全身而退,这才开始联络女神菲露莉,约定好了接应时间,着手准备晶壁系的前期工作。

    开启一扇晶壁系传送门,其操控难度之大,无法与同属于一个晶壁系的不同位面同日而语.陈无咎是一个非常有自知之明的人,他没有时间像布拉挈狼赫拉德那样,消耗掉几万年的时间,逐步将“真黄金龙”的力量提升到真正的巅峰状态.因此,单凭陈无咎目前的力量,怕是再修炼个几百年,也仅仅是勉强合乎标准而已。

    现在就要动身的话,必须借助宇宙星辰能量,予以全方位的配合方能实施。

    于是,陈无咎和佳莉斯早早等在因空间魔法试验,造成局部时空阻力极低的“遗忘之地”,耐心静候着时间契合的一日。

    “汤已经好了。过来吃饭吧!”

    佳莉斯完成了调和羹场地工作,起身招呼陈无咎一同用餐。应了一声,陈无咎转身缓步来到佳莉斯的身旁,当即盘膝坐在一块铺着厚厚毛毡的石头上面。端起碗尝了一小口滋味,陈无咎便开始垮樊起佳莉斯的厨艺。

    佳莉斯抿嘴一笑,作势伸手要去打陈无咎,口中说道:“拜托您不要说得这样露骨好不好,一听就知道是在有意哄人家高兴.”

    陈无咎的神情忽然变得黯然起来,说道:“唉!这些年来整天都忙着打打杀杀的事情,闲下来也得跟人勾心斗角。分化瓦解潜在威胁,一直没抽出多少时间关心你。佳莉斯。太委屈你了!”

    闻言,收敛起面上的微笑。佳莉斯的一只美眸凝视着陈无咎,而后伸出只手抚摸着陈无咎的面颊,说道:“不,你说错了,我没什么好委屈的。既然是我自己选择了你,就要为自己做出地选择承担一切后果。我发过誓的,永不抱怨。永不悔恨。”

    陈无咎没有再多说什么,握紧了佳莉斯地手,指着头顶夕阳西下,繁星渐渐浮现的天空,说道:“明天日落之后,我们就要踏上前往另一个晶壁系地旅途。或许那是一个对你来说完全陌生而奇怪的世界。不过你放心,明要我还没死,今后就不会再让你受到半点委屈。呵呵呵呵。这个也是誓言哦!”

    听着耳畔传来幽幽虫鸣声,陈无咎神情惬意地驻足在山丘顶部,放松身心,将自身舆四周的自然环境融为一体,彻底消泯了无时无刻不在发散的龙威。

    一阵微风拂过陈无咎的身躯,将他一头未曾束起的长发吹乱.佳莉斯细心地看到了这个情况,随即来到陈无咎身旁,为他整理好了被风吹乱的衣衫褶皱与纷乱头发.动手地同时,佳莉斯口中喃喃地说着什么,惹得陈无咎面露笑意。

    似乎每当人们焦急等待的时候,时间都流逝得特别慢。陈无咎在佳莉斯的陪伴下,迎末了他在这个世界最后一天的日落。

    当天空中太阳的最后一抹金色余辉,在日暮倦鸟归林的破空声陪伴下,消失于西方地地平域。恍如魔术一般,天空中三个月亮的身影一起显现出来,将似梦幻般美轮美奂的三色月光,毫不吝惜地投向了大地。

    陈无咎来到主物质界地那个夜晚,同样看到了这诡异的三月齐升景象。

    彼时陈无咎却不知,这种奇异的景致,即便是一辈子都生活在主物质界的土着们,也不是随随便便就看到的景色。祗有当围绕主物质界的三赖街星,正好运行到一个特定的位置,才能为空间魔法阵提供足够的驱动力。

    月光的能量可以辅助那些企图晶壁系的人,撕裂分隔晶壁系与虚无空间的无形屏障。

    今晚,恰恰就是一个完全符合空间魔法阵启动要求的特定时间,陈无咎期待已久的那个激动人心时刻,即将到来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以来,陈无咎在山丘和附近地区,完成了空间魔法阵的敷技工作。这座占地面积超过一万平方米的魔法阵,此刻正在由漫天的月光当中汲取着能量。一条条纤细的光线,沿着事先预定好的路线,在草丛与灌木之间穿梭往复,联结成一张细密的能量传输网络.静静看着这一切如预期般发生,陈无咎没有出手干涉这个过程。由量变到质变,明是一个单纯的时间问题,不需要他插手。

    “轰!嗡…”

    伴随着一声轰鸣和持续不断的低沉嗡嗡声,空间魔法阵开始启动了。一道方圆足有上百米的蓝白色光柱,从空间魔法阵的核心部位冲天而起,好似一根擎天巨柱,直插在天地之间.一时间,光耀四野,情状蔚为壮观.“到时候了。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陈无咎左手不停掐算着时间,待得他找到了最有利的一刹那,陈无咎一把拉住佳莉斯的手臂,两人一同朝着光柱飞去。

    当佳莉斯和陈无咎地身影卜一靠近光柱,身体便开始不由自主地向着上方飞腾。紧接着,在前方现出了一个黑漆漆的洞口。

    看到了前方的异状,陈无咎急忙挥动左手,一片龙鳞随着他的动作落到佳莉斯身上,幻化成了一层光膜将她包裹得严严实实,而后陈无咎大声说道:“佳莉斯。屏住呼吸,忍耐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日…轰隆隆!”

    好似核弹爆炸时产生的光辐射一般炽烈。强烈得将整个天地照亮的强光闪过,山丘附近的山石林木随着闷雷般的巨响。

    悉数化作了一片劫灰。

    随着一阵晚间的山风吹过,岩石与林木一并崩解成了细小的尘埃微粒,散入风中。

    “呼!呼!呼!这是…”

    脑袋昏昏沉沉地陈无咎,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处境,于是他挣扎着从湿漉漉地地上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呃!不会吧!”

    仰望着倾泻着暴雨的灰暗天空,充斥在空气中地硫磺味道,以及脚下仍在微微颤动着的大地。这些似曾相识的场景让陈无咎目瞪口呆。很快,陈无咎便发觉自己此时身处的地方,正是他曾经就读的那间青山中学,而且更为离奇的是…此刻的时间,似乎仍然停顿在大地震发生地那一刻。

    急促粗重的喘息,没有影响到陈无咎整理思路。锐利的目光在四周扫视了一圈,没有看到同行的佳莉斯。

    陈无咎的额头顿时浮起一层细细汗珠,他不敢去想像佳莉斯可能的遭遇。祗好先努力将凌乱不堪地记忆拼接在一起,寻找问题的答案。

    籍着空阀魔法阵的帮助,陈无咎和佳莉斯街出主物质界所在地晶壁系,开始在完全没有半点光线和物质的虚空中漂流。

    虚无空间之中,不存在时间和空间的概念,到处都是混沌朦骗邑的一团。

    现出“真黄金龙”本体的陈无咎,凭着敏锐的本能,规避那些潜在的威胁,同时也创造出一个固定温度、压力和空气成分的领域维系着佳莉斯的生命。就这样,不知过了多久,陈无咎用“雅休斯圣杯”确定了地球所在的方位,并且与女神菲露莉取得了沟通,找到了正确的前进路径。

    再后来…陈无咎祗记得自己费尽气力突破地球所在晶壁系的阻隔,然后…

    “怎么了,是否需要我末提示一下,你才能记起某些约定呢?”

    一个熟悉到至死都不会忘记的声音响起,强自压抑住心中的悸动,陈无咎转过身望着声音的主人,呆若木鸡是惟一适合形容他此刻精神状态的词汇.努力控制着失调的面部神经和声带,陈无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从嗓子里挤出一点声音末,嘶哑地说道:“雯雯!你怎么会…”

    四周的建筑仍在地震的余威作用下微微头抖着,而一身校服装扮的陈雯雯,却好似闲庭信步一般,自信的微笑与四周的混乱局面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陈无咎注意到,尽管她此时行走在遍布着裂缝的泥泞地面上,那只白色的皮鞋却曾经沾染到半点泥浆,而且她的衣衫也没有被暴雨打湿的痕迹,无处不在的狂暴雨点,仿佛是特地绕过她的身体直接落到地面。

    看到眼前如此诡异的场面,陈无咎内心的惊诧无以复加,他实在无法理解,妹妹陈雯雯何以出现在此时此地。

    身着校服,手提着书包的陈雯雯来到了陈无咎的面前,在她那张稚气未脱的脸上,却挂着与年龄不符的成熟笑容,说道:“你好,请允许我重新进行一下自我介绍.不错,我是陈雯雯。同时也是女神菲露莉,再有就是…这个宇宙的造物主。那么,你现在是不是感到非常惊喜呢?”

    听着这些触目惊心的话语,一字一句地从最疼爱地妹妹嘴里吐出来,陈无咎的脸上赫然是凝固了的苦笑。是啊!日防夜防,家贼难防。

    陈无咎怎么也不曾料到,他的妹妹雯雯,那个经常会为了一点鸡毛蒜皮小事哭鼻子的小姑娘,竟然就是他十年异界离奇遭遇的真正幕后黑手。